首页> > 新闻

博州“民族团结一家亲”:生死搜救暖民心
2018-02-14 来自: 统战部

1月30日19时,兵团第五师83团驻精河县大河沿子镇呼苏木齐村工作队的5名工作队员正在向2名新驻村的队员介绍村里的情况,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的工作。

“是工作队王队长吗?我是吐力别克·沙拉依提的妻子。我丈夫今天早上出去放羊,以往这个时间早就赶着羊群回来了,可今天却连个影子都没有,可急死我了!”热尔仙·库斯马依代着急地说。

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室外温度-32℃,滴水成冰。如果不能及时找到吐力别克,后果不堪设想。

工作队7名队员立即放下手头工作行动起来。工作队长王玉伟迅速召集村“两委”班子成员和警务室民警,5分钟内全部集合到位。大家与热尔仙及其家人会合后一路向东搜寻,在离村子5公里处的芦苇滩找到了羊群。借着手电筒的微光,热尔仙在芦苇滩深处看到一团东西,跑近一看是老伴的羊皮棉袄,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

精河县农业局农业执法大队驻呼苏木齐村第一书记达吾列提·再刊、工作队长王玉伟和村党支部书记木拉提哈力·库日曼哈力成立了临时指挥中心,绘制地形图,确定搜救方案。

寒冷的冬夜,搜救人员三五人一组,在芦苇滩仔细寻找,时间一秒秒过去,可是搜救仍然没有任何进展。

21时,天气愈加寒冷,每晚一秒,都会影响吐力别克的生还几率,搜救人员开始和“死神”赛跑。临时指挥中心要求搜救人员再次向排碱渠、棉花地、芦苇滩出发,扩大搜索范围,并向镇领导汇报了情况。

随后,镇上派来的15名民兵到达搜救现场,救援力量加强了,一束束手电光穿梭在芦苇滩,搜救人员的眉毛、头发、嘴唇都结了霜,全身冻得快失去了知觉,但谁都没有放弃。

新队员秦安第一天报到就参与了这场搜救,一路跌撞、一路呼喊着吐力别克的名字。出发前没有来得及穿上厚棉衣,几个小时的寻找把他冻得四肢僵硬。赵鹏是兵团第五师83团的一名医生,看见瑟瑟发抖的秦安,他把自己的帽子和手套递了过去,两个人在寒夜里相视一笑,继续朝着芦苇滩深处走去……赵鹏拿着路线图给秦安指着周边的地形说:“我驻村一年,和吐力别克一家人已经亲如一家,我知道他放羊经常走的路线,我们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地方。”

当赵鹏和秦安走到距离芦苇沟约5米处时,赵鹏隐约听到一个微弱又熟悉的声音:“我在这……”

赵鹏激动地小跑上前,扒开芦苇叶,找到了因低血糖晕倒在芦苇滩深处、已极度虚弱的吐力别克。赵鹏顾不上划破的脸和手,脱下自己的棉衣紧紧裹在吐力别克身上,为他保持体温。

“找到啦……找到啦……”秦安高声喊道,搜救人员从四面八方赶来,所有的辛苦和努力在这一刻都化作了欣喜的泪水。大家慢慢将吐力别克抬进车里,帮他揉搓身体。赵鹏赶紧询问情况并进行身体检查,发现吐力别克没有大碍,只是因为常年糖尿病引起的暂时低血糖,所以才会晕倒。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家人和工作队员才放了心。热尔仙和子女抱着吐力别克喜极而泣,不停地向所有人表达真挚的感谢。

此时已是1月31日凌晨1时15分,室外温度已降到-34℃,这场6个小时的营救让这个寒夜充满了温情。

坐在回去的车上,参加搜救的80余人才发现天气太冷了,身体都冻僵了。大家不停地用雪揉擦腿部,促进血液循环,失去知觉的身子才慢慢恢复。还有10余人的耳朵、脚部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冻伤,腿和手被芦苇划伤。

秦安与吐力别克素未相识,全程参与救援,耳朵被冻得通红,第二天就化脓溃烂了,但他说:“无论是谁都会去救人,我能出一份力也觉得很开心。”

1月31日一大早,赵鹏又和工作队员带着药箱到吐力别克家看望他。

“对我而言,这就像是一场噩梦。我的这条命是共产党和工作队捡回来的,如果没有你们我早就冻死在雪地里了,谢谢你们!”吐力别克说。(博州党委统战部推荐 责编:赵建江)

 

编辑:周倩
主办单位: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新ICP备16000115号-1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健康路2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418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