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赤胆忠心穿越“死亡之谷”
2017-06-06 来自: 新疆经济报

赤胆忠心穿越“死亡之谷”

——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忠诚卫国戍边纪实(中)

在中巴边境帕米尔高原与喀喇昆仑山的冰峰雪岭之间,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们巡逻着这样一条艰险的线路——被称为“死亡之谷”的吾甫浪沟,这也是全军唯一一条只能骑牦牛执勤的巡逻路线。

冒着狂风暴雪翻高山、蹚冰河、涉险滩、走悬崖……每年秋季,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在人迹罕至的吾甫浪沟都要上演一场艰险之旅。往返90多公里的巡逻途中,官兵们要翻越8座5000米以上的达坂,穿越30多次冰河。30多年来,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以无畏的勇气和崇高的使命感,坚持巡逻吾甫浪沟,在雪域高原的祖国边防线上锻造出一支铁拳般的刚强队伍。

冲破险阻走向界碑艰难凶险的“死亡之谷”,光听名字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在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心中,这里恰恰却是彰显边防军人血性和胆识的阵地。

“边防线就是我们的生命线,不管多么艰苦,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受损失,我们必须冲破险阻到达点位。”5月22日,红其拉甫边防连前哨班班长周林平掷地有声地说。

2015年10月,高原上的天气已经非常寒冷,周林平和战友们又踏上了一年一次的吾甫浪沟巡逻之路。就在大家穿过一条冰河时,意外出现了,一头牦牛突然脚底打滑不慎摔倒,战士王刚瞬间跌落到激流中,旁边的连长黄晓明眼疾手快,翻身从牦牛背上跳下来,死死抓住王刚身上的机枪背带,仅六七秒时间,一头牦牛和两个人就被湍急的河水冲出去十几米远,所幸的是,后来他们还是稳住了。

有一次,红其拉甫边防连巡逻队经过吾甫浪沟沟口的克勒青河时,突遇山洪,水面宽100多米,雪水夹带着泥沙直冲而下。军医杨海波骑着牦牛刚走到河中央,一个大浪猛然将他卷入河中。由于河深水急,短短两分钟,杨海波连人带牛被冲出去300多米远,直到下游河道宽阔处才被战友们救上岸。

“死亡之谷”并非危言耸听,复杂的地形和多变的天气常常让吾甫浪沟险象环生,泥石流、暴风雪、雪崩、山洪和野兽的袭击常常考验着战士们走向界碑的勇气和智慧,可即便再艰难再危险,战士们也勇往直前,直到亲手抚摸到祖国的界碑。一次,巡逻队到达点位后正在宿营,不料被狼群包围,黑夜里,十几双绿幽幽的眼睛让人毛骨悚然,官兵们聚拢在一起,点起篝火,不停地拉动枪栓,与狼群整整对峙了一夜,直到天亮狼群才散去,官兵们顾不得休息,又匆匆踏上了征途。

崇尚荣誉不留遗憾毫不夸张地说,红其拉甫边防连的官兵们常常是冒着生命危险巡逻吾甫浪沟的。连队所在的某边防团政委胡晨刚说:“每年一次的吾甫浪沟巡逻,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然而,这样一条常人闻之色变的“死亡之谷”,在连队官兵的口中却是人人向往的地方。

这是为何?周林平回答:“没有走过吾甫浪沟,就不是真正的红其拉甫人!”

战士李文沛说:“越危险的地方越是挑战!在红其拉甫守边防,不能穿过吾甫浪沟亲手触摸界碑,那将是一生的遗憾!”

战士丁文涛说:“我有时候也想,万一我遇上危险怎么办?可我还是告诉自己,就算是回不来,我也要去!那是边防战士的荣誉!”

在战士们心中,“死亡之谷”也是荣耀之地,他们也有担忧、也曾忐忑,但从未被吓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魄背后是那份“誓为祖国守好边”的赤胆忠心。

一次巡逻前,由于少一头牦牛,巡逻队临时决定让战士刘跃留守连队。一听这话,刘跃当时就急了:“作为一名党员,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机会,我必须得去!”说着说着,刘跃竟然哭了,带队干部见此状,最终还是尽力协调了一头牦牛,让刘跃圆了“吾甫浪沟之梦”。

24岁的连队战士努尔艾力·吐尼亚孜在2016年随队去吾甫浪沟巡逻时,因为路遇极端风雪天气,只在连队13公里外抵近观察后返回。说起这件事儿,努尔艾力还是很遗憾,毕竟对红其拉甫边防连的战士来说,能够顺利穿过吾甫浪沟,是挑战,更是荣耀。

无限风光在险峰。对于巡逻“死亡之谷”的红其拉甫边防连官兵来说,“宁让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的那份坚定和荣耀,正是历经险阻抵达神圣界碑后,从内心陡然升起的无限风光。

刻骨铭心四昼夜“穿越吾甫浪沟,那是一次灵魂的洗礼。”红其拉甫边防连所在的某边防团政治处主任陈柏涛亲身经历吾甫浪沟巡逻后郑重地说。

2014年9月,陈柏涛与战友们历经四个日夜,顺利完成了一次“死亡之谷”的穿越。“第二天和第三天最为艰难。”时隔近三年,陈柏涛回想起来依然清晰如昨。

巡逻第一天,路途较为平坦,官兵们体力也较充沛,行程相对比较轻松。到了第二天,随着巡逻日渐深入,困难也接踵而至。“一路上河流特别多,深度常常超过一米,最怕队员掉下去。特别是下河、上河的时候,坡陡石多,牦牛蹄子容易打滑,有时需要努力好几次才能上去。队员心中忐忑,只能死死抱住牦牛。”陈柏涛说,经过沟中近一公里长的“乱石滩”时,地上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战士们要牵着牦牛或拽着牛尾,一步步艰难前行。

在陈柏涛的记忆中,“死亡之谷”中最危险的地方当属“一步险”。这是两面陡坡中间一条极为细窄的小道,连牦牛都要错开蹄子才能通过,是官兵们巡逻的必经之路。“身处如此险境,队员只能紧紧抱住牦牛,甚至眼睛都不敢往下看,真有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陈柏涛说,就在这条“路”上,他险些滚落深谷。当时,牦牛受到惊吓,两只后腿已经滑下陡坡,一旦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陈柏涛的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儿。所幸,善走山路的牦牛最终顽强地爬了上来,惊出一身冷汗的陈柏涛顿时长舒一口气。那天晚上到达目的地后,为了防止狼群袭击,官兵们整晚烧着旺火,几乎没有人安稳地睡着。

第三天早上,巡逻中最神圣的时刻来了,经过一路的跋山涉水,官兵们终于看到了界碑。“当鲜红的‘中国’两字映入官兵们的眼帘,好多人当场就哭了。”陈柏涛说,顿时官兵们觉得一路上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第四天可谓是最轻松的时候。陈柏涛说,巡逻队原路返回走出山谷后,队员们一扫疲惫、精神抖擞。回到连队,所有人都要掉一层皮,然而心里却十分满足,那份荣耀,只有扎根高原的边防官兵才能体会得到! 

编辑:周倩
主办单位: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统一战线工作部     新ICP备16000115号-1
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健康路2号
01007032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093221